陈村长

在寝室待了一天,中午一个人吃了几片面包夹老干妈,晚上自己叫了半只炸鸡。吃饱喝足躺下刷朋友圈,看到这个住教师宿舍的台湾老师,心想他咋这么可怜呢?一个人老大不小了媳妇也没有,自己做饭自己一个人吃。又忽然想到自己虽然在四个人住的寝室,一天都有人在,但我也一天没张嘴说话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