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村长

生活啊

它再次放下手里的小锉刀,最后一次拿起那把斧子,砍去了我最后一个棱角。有人问他:“你干的怎么样了?”它说:“已经是一个圆了,只是还不够光滑,还需要打磨,不过我的做的比别人快多了!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