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村长

为什么要这样永不止息的飘来飘去

华岗的风一到冬天总化成一条呜咽的小河,在山谷里流来流去。而我一下车,那风便扑向我,绕着我,向我低低的诉说着——我们不是飞行的荷兰人,为什么要这样永不止息的飘来飘去——我走在风里,总会觉得身子轻些了。我长了翅膀,化成羽毛。我慢慢的凌空而起。我低低的飞翔在群山之间。呼叫着Echo、Echo、Echo……众神默默。

读完这本书,也有7,8年了吧。我再也没读那么多书,有什么用呢?既没有得到快乐,也没有更容易看透什么。读书是不是使人迷惑,不然三毛又为什么,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