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村长

一间屋子
三个人
24个小时
没人开腔

       高中的时候在国家地理上面看到纳帕海,觉得要是对我来说不可思议的地方,要是能去就满足了,最后暑假就意外的去了。
       现在觉得自己迈着两条腿晃晃荡荡,想去哪去哪。什么没钱啊劳累啊麻烦啊孤独啊,全部困不住我。

为什么夜里睡不着的时候
突然哭了出来
为什么又开始失眠
我打了伞
为什么太阳还是灼伤了我的脸

在火车上看到的美景使我感到害怕。
因为那是我永远到不了的地方。

今天六级考砸了,给我爸打电话。我说放假我坐硬座回去,他说我另类,我一下哭了
我想我没有都做错,但我不想总是跟别人不一样。

多少人站在同样的地方,拍下同样的照片。

究竟什么事情?
  瓦格纳
   (更低声)
   正在造一个人。
  靡非斯陀
  造人?你把什么样的一对情侣
   关在那烟雾弥漫的黑洞里?
  瓦格纳
  绝对不是!通常流行的造人方式,
   我们名之为无聊的把戏,
   生命从而跃出的脆弱之点,
   从内向外迸发的和谐之力,
   既取又与,严格描摩自己,
   先占有近的,后占有远的东西,
   这些都失去了它的价值;
   即使兽类对此还感到欢喜,
   但我们人有伟大的天资,
   将来应有更高、更高的起源才是。
   转向灶头
   快瞧!在放光!--希望已见分晓,
   我们混合数百种原料,
   ——混合至关重要——
   将造人原料从容调好,
   把它装进圆瓶,外封泥胶,
   蒸馏以适度为妙,
   这件工作完成得静静悄悄。
   又转向灶头
   快要成形!混合物质活动得更加显明!

梦到我遇到了恐怖袭击,气喘吁吁回家之后我妈生了个孩子。我最近总是觉得在担心失去了父母这最后的依靠。实际上也在渐渐失去了